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揭秘网红减肥药背后的猫腻 违禁药随意添加
发布日期:2021-06-18 17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不久前,一些号称国外进口的减肥胶囊、糖果风靡网络平台,令不少爱美女士心动。可谁会想到,有些动辄每粒一二十元的减肥胶囊、糖果竟来自个人小作坊,成本仅几毛。为增加减肥效果,有的甚至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化学药品。

  2020年10月底至11月初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跟随历下警方奔波数千公里、历时15天,辗转兖州、嘉祥、兰州多地,破获一个销售网络遍及山东、河南、福建等省,涉案人员达二十余人的制售有毒食品犯罪团伙。“3·15”来临之际,我们为您揭开这些“网红”减肥药背后的“猫腻”。

  济南的刘萍是一名爱美女士,总在为如何瘦身而苦恼。有一次,她看到朋友圈里有人推荐一种名为“燃脂丸子”的减肥胶囊。“说是韩国最新产品,吃了不饿还能燃脂。”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刘萍花费130元网购了一瓶10粒的试用装。“一天一到两粒,吃了确实有饱腹感。”

  几天下来,刘萍体重明显减轻,但也十分不适:服用后总会有心跳加速、口渴等症状。对于刘萍的质疑,卖方先说“是正常现象”,随后就不再理睬并将其拉黑。此时,刘萍才发现,这瓶“燃脂丸子”外包装全是外文,“找了半天,也没发现生产日期和厂家”。

  “通过刘萍的描述和减肥胶囊的包装,我们分析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销售假冒伪劣食品案。”历下公安建筑新村派出所副所长曲京程敏锐地察觉到背后的玄机。

  建筑新村派出所联合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,将刘萍剩余的减肥胶囊送检发现,里面竟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用于保健品类减肥食品的化学药品——西布曲明和酚酞。

  在刘萍所收快递上,仅有一个手机号,以及“长沙市雨花区”的地址和发货人名字“嘻嘻”。民警能顺利找到他(她)吗?

  “那个手机号是空号。”虽然留下的线索不多,但曲京程和同事们通过走访、调查,逐渐将网络上的虚拟字符变为抽象的人名、模糊成人形,再逐渐刻画明朗:嫌疑人小丽,二十岁出头,湖南长沙人,现为当地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员。

  10月21日,就在民警准备赴长沙实施抓捕时,小丽却“送”上了门:她受公司委派到山东出差。建筑新村派出所、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组成的专案组迅速出动。

  “我从外地来出差,能干什么?我不相信你们,我要打110!”兖州某快捷酒店,激动的小丽似乎想掩饰什么。“这个知道吧?”当民警从她行李中搜缴出其所售卖的减肥胶囊时,小丽顿时平静,“我就知道你们是为它而来的”。

  2020年初,从朋友圈看到有人发布的减肥广告后,爱美的小丽也买过一瓶胶囊,觉得效果不错,还动了“做代理赚外快”的念头。小丽通过一个网络卖家,以每瓶80元(30粒)的价格购入,加价五六十元卖给有需求的下家。刚干了不久,这个网络卖家突然给小丽打来电话,要断绝一切联系,“挂断后,他就把我拉黑了”。

  “听他意思,卖的减肥药里有西布曲明。”小丽上网一查才知道:西布曲明主要治疗抑郁,但有抑食效果,被禁止添加在减肥食品中。

  “既知违法,为何还做下去?”2020年10月21日,兖州公安城郊派出所,面对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的疑问,小丽抹了抹眼角,“我就想着能多少挣点钱,没禁住诱惑……发货不用自己的电话和名字,是怕被查到。”

  与第一个卖家失联后,心存侥幸的小丽又在网络上找到新卖家“Ant”。从“Ant”那里购进的减肥胶囊“功效”依旧,每粒价格也便宜到1块2到1块8不等;而且买得越多,价格越便宜。Ant会是真正的生产者吗?

  “Ant曾告诉过小丽,自己在嘉祥。”曲京程和同事梳理小丽数百个网购记录及收货单发现,Ant曾用过张某的名字发货,“通过当地警方,我们发现张某系嘉祥一男子,其手机号与小丽收货单上的发货方手机号相似,仅后四位不同”。

  10月24日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与专案组民警又奔赴济宁。种种迹象显示,这并非巧合,嘉祥男子张某和其对象马芳(化名)都可能是Ant,而且马芳的嫌疑更大。

  张某与妻子马芳在嘉祥某商业街经营着一家火锅店,10月26日下午两点半,假扮食客的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民警李兵发现了端倪:马芳拎了个塑料袋进了里屋,袋里的东西与从小丽那里查获的减肥胶囊包装相似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接到李兵信息,蹲守在外的曲京程和当地派出所民警果断行动,将马芳堵在火锅店里屋。那里,除了一台压膜机和包装好的减肥胶囊外,民警还在床下发现了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粉红色胶囊、塑料瓶和外文商标,以及“韩国纤体瘦”防伪标签,俨然一个小作坊。“这是瘦身用的……我自己吃……”看着民警不断有新发现,马芳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与小丽一样,三十来岁的马芳也是因为想瘦身,通过网络接触到减肥胶囊,并萌生了借此赚钱的想法:她从网上结识了甘肃上家“ROSE”,并买来散装减肥胶囊,然后装进另购的外文包装袋或塑料瓶中,贴上防伪标签,摇身变成进口减肥产品,然后再销售给小丽等下家。不过,马芳的老公并不知情,只是她发货时会借用老公的名字。

  “一粒胶囊,我赚得不多,也就3毛左右。”10月26日,在梁宝寺派出所,马芳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:后来,她才知道卖的减肥胶囊里分“管事”和“没效果”两种,“所谓管事的,一般就添加有西布曲明”。

  民警发现:马芳还自购了胶囊壳、刮药板、荷叶粉等制作廉价胶囊,掺杂在“管事”的减肥胶囊中一起销售,以谋取更多利润。“知道违法后,我想把手里的存货卖了就不干了。”对于为何明知故犯,马芳如此辩解。

  马芳的落网让曲京程、李兵等人很兴奋:虽然她仍是代理商,但每粒胶囊的进价为8毛或1块,已非常接近成本价,这也意味着民警距离源头越来越近了。广东省高温津贴翻番 6月起将连发5个月,那ROSE会是最终的源头吗?

  10月28日,建筑新村派出所、历下公安食药环中队、历下刑警一中队组成的专案组飞赴兰州,又一场与嫌疑人的时间赛跑拉开帷幕。

  三小时后,距离济南一千多公里的兰州,刚刚在飞机上还鼾声如雷的民警们,带着黑眼圈“满血复活”……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